奥沙利文:他们或许很想讨厌我 但我真的没啥黑点
回想起自己年度最有料的言论之一,罗尼·奥沙利文脸上露出了熊孩子般的顽皮笑容。那是2020年8月,他正在赢得个人世锦赛第六冠的途中,他说斯诺克年轻球员实在太差劲了,只有把他“卸掉一只胳膊和一条腿”才会让他掉出世界排名前50。  四个月过去了,奥沙利文在埃塞克斯的家中坐在沙发上,身上裹着颇具节日喜庆气质的红色驯鹿图案的毛毯,嘿嘿嘿地笑着。“我觉得我和泰森有点像,”他在 Zoom 视频聊天中说,他口中的泰森所指的是与他一同提名 BBC 年度最佳体育人物(SPOTY 奖)的泰森·弗瑞  “有时我嘴里说的确实是我想的,有点奇怪。这种爆棚的自信心已经深入骨髓,你打出了像样的表现走下赛场,感觉自己像是个超人,无所不能。可第二天早上睡醒睁眼,你又会想:哦哟,我真的可以仅凭一只胳膊和一条腿就打进世界前50吗?可能不会吧!人的确会在上头时说些事,事后回想又会觉得:妈耶,当时我说那种话肯定心里爽翻了。”  在世锦赛举办地克鲁斯堡,奥沙利文还抨击过赛事主办方的防疫政策,直言“球员被当成实验室老鼠”,被卫冕冠军、世界第一贾德·特鲁姆普贴上“自私”的标签。后在半决赛,他又因用简单粗暴的“大力出奇迹”方式解球并赢下决胜局,被对手马克·塞尔比称为“不尊重人”。  虽然时有让同行扎心的言论,但奥沙利文仍觉得自己作为斯诺克运动员会得到同行的支持。“斯诺克世界每个人都认识我,就算是那些很不喜欢我的人,也都不是真的恨我,”45岁的奥沙利文表示,“他们或许很想讨厌我,但实际上他们很难找到太多黑点。”  “我没给他们太多讨厌我的理由,他们了解我真正的样子,知道我喜欢真,而且还很努力,我觉得他们对我的尊重多于其他情感。确实,我有过一些言论,但那只是轻嘴薄舌之类的话,有时我说这些话是为了激励年轻球员,让他们努力提高自身。”  作为前辈的奥沙利文还提到自己近期新粉上的一个偶像—— F1 传奇赛车手埃尔顿·塞纳,并透露自己观看其纪录片时找到共鸣,深受感动,他说:“他们问他最大的对手是谁,他回答是自己当年玩卡丁车时的人。纪录片我看得泪目,看完后他或许是我的体育偶像了。”  “那就是纯粹的竞速,我找到共鸣了,因为有时候我更享受打着玩的表演赛,我不怕掉出职业巡回赛,不怕赢不了比赛,跟谁打、在哪打都没关系,讲真,只要我愿意带杆出战就行。”  提到传奇赛车手塞纳,就得提及奥沙利文争夺 SPOTY 奖的最大对手、最被看好获奖的 F1 赛车手刘易斯·汉密尔顿 —— 在本文发布时,奖项已宣布由哈密尔顿获得,奥沙利文未能进入榜单前三落选。  汉密尔顿今年打破了迈克尔·舒马赫的大奖赛91冠纪录,还追平后者与之共同保持7个世界冠军的纪录。奥沙利文随后也发表了对F1的看法:“汉密尔顿的成就真的不可思议,但你对 F1 无感是因为它只是两个人的竞速。”  “理论上唯一能和汉密尔顿抗衡的就是瓦尔特利·博塔斯(汉密尔顿的奔驰车队队友),只是汉密尔顿心理比博塔斯更强大。乔治·罗素开梅赛德斯的车就能赢比赛,然而他开的是别的车,结果就是每站比赛都几乎垫底,所以这表明赛车的重要性。这样你就会想:要是没了竞争,看比赛还有什么意义吗?”  汉密尔顿早在2014年就获得过 BBC 年度最佳体育人物奖,另有四次位列第二。相比之下,这是奥沙利文首次入围该奖,而他甚至从未出席过星光熠熠的颁奖礼。他坦言:“我真的不喜欢见到我的偶像们,有几次他们邀请我,让我和我的偶像们见面,我说还是别了免得扫了兴。我不太喜欢见人,除非是自然而然地碰面。我不擅长交际,也不喜欢四处和人交谈,就完全不是社交咖。”  史蒂夫·戴维斯在1988年获得 SPOTY 奖,亨德利在1990年进入前三名,然后便是奥沙利文时隔三十年获得提名。斯诺克运动为何总得不到 SPOTY 奖的青睐?奥沙利文给出了自己的观点。  他说:“多年前我们一直在别具一格的梦幻场馆打比赛,这给这项运动增添了不少魅力,现在这份魅力或许已经丢了,我们在各种健体、休闲中心打比赛,不是说米尔顿·凯恩斯不好的意思,但你基本就是在零售商业区打球。”  “倘若改在克劳利这样的地方办比赛,温网还会像以往那样令人向往、激动人心吗?这个奖基本就是看观众缘,斯诺克也不像某些运动有那么大的全球吸引力。我希望我能活跃在斯诺克真正流行的八十年代,”  上个月奥沙利文表示对这个奖“毫无兴趣”,现在他接着说:“我只是接受了我从未获得提名的事实,今年他们没有太多体育赛事,所以今年可能让我从后门溜进来了。这个奖是对所有体育界人士的认可,但我一直说,最重要的奖应该是你在球台上赢的那些。我一直敬仰史蒂夫·戴维斯和斯蒂芬·亨德利,是因为他们夺得了一项项冠军,而非看他们拿没拿 SPOTY 奖。”  台球不闹腾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